树袋熊小王子

我好心提醒,有些人反而把我评论删了,非让我说话难听。all千不准有队内谢谢,如果您非要磕队内也没人管您,麻烦不要带上all千tag。之前已经讨论过一轮的事了,没想到每过一段时间都能看到有人来发队内,大家都尽量做到好好说话圈删了,如果有的人坚持不删就别怪辱骂队友了

阿斯顿马丁:

易烊千玺成为时装LOFFICIEL杂志首位单封银十男星,十月刊封面将于明天中午11点在官方微店预售,持续一小时,12点预售截止,敬请期待。杂志购买方式除了下载微店客户端,也可以在微信→发现→小程序→搜索"微店买买"→然后在小程序里搜索"时装订阅"购买,就是说有微信的小伙伴就可以购买,非常方便!🙆🏻🙆🏻🙆🏻

今天也是杀猪的一天,王菊开和他的猪精女孩什么时候去死

我来了,妈咪的钱包给我崽崽的帅气买单

阿斯顿马丁:

#NYLON尼龙创刊号# “认真、温和、成熟” —— 易烊千玺是这样描述自己的。在十七岁之际,我们与千玺一起成长,一起见证两个不一样的他。2017年创刊号易烊千玺封面明天中午12点正式释出。线上独家限量三万本,敬请期待。 ​​​

丑逼不配和仙子组cp,谢谢

既然有人这么看不惯all千tag不准有队友,那我以后看见一篇就去评论里辱骂队友了👻👻就你们屁事多,不吃队内就是比你们高贵,不服去死。

阿斯顿马丁:

最近不管是lofter还是微博真的有很多新粉哇😍
所以除了lo可以看文再给大家安利一波值得关注的微博账号
不想在微博围观粉丝撕逼但想第一时间了解易烊千玺在哪里在干什么的朋友可以关注以下账号👏🏻👏🏻👏🏻
❣️
​千家官方账号

@易烊千玺微吧

@易烊千玺后援会官博

@易烊千玺吧官博

❣️
​资源博

@Jackson梨涡-易烊千玺资源博

在梨涡可以找到最新的饭拍图频,了解行程动态。梨涡会不定期打包资源在#这个梨我打包带走了# tag里,这些禁止二传哦(见梨涡简介)

@Millennium易烊千玺资源博

小M和梨涡相互补充,梨涡找不到的找小M,小M找不到的找梨涡,小M打包的tag是#M资源分享#,同样禁止二传。下有一饭制推广博@易烊千玺MFanArtCollection

@Mr_Honor易烊千玺影视资源站

开站一年有余的千家小剪刀,各种资源cut这里找,偶尔还有精美产出,内容丰富多彩。大部分内容有搬到B站,大家可以去关注(B站id:Honor易烊千玺影视资源站)

@小六在街角的咖啡店

是个人账号,小六在忙学业时会闭关一下下。这里能翻到2015年以来的资源,还有好几个经典饭制视频,不定期会有资源打包,部分内容在B站上可找到(B站id: 小六在街角的咖啡店)

@AllAboutJackson易烊千玺

俗称“嗷嗷鸡”,千家时尚科普博,是曾经连饮料瓶、笔记本都扒的同款博。想Get易烊千玺同款?那就翻一翻AAJ!

@RunForYou易烊千玺动图库

专注动图“易”千年,手速极快,可通过关键字搜索你想要的GIF,关注时看一下置顶哈

@易烊千玺音频工作室

专注音频收藏剪辑,和@倒立小作坊 之间有我并不清楚的关系

❤ 海外党可关注@YouTube易烊千玺频道 油管地址 TFBOYS易烊千玺频道 Jackson Yi Yang Qian Xi(海外补档圣地,资源超全查找超方便);以及Facebook主页 Only Jackson Yi 易烊千玺(每天都有努力地搬运微博内容)

❤顺便推荐两个站子:@甜卡布SweetCub_易烊千玺个站和 @JacksonYee_千骑士团,做资源整理用了不少她们的图

❣️
​饭制产出推广博

@StoryAbout_JacksonYee

简称SAJ,是“陪妈”陪伴站(@BeWithJackson_易烊千玺应援博)儿砸之类的存在,汇集了千家诸多超厉害剪刀手的视频产出站

@Derive衍生_产出推广博

隶属衍生个站(@Derive衍生_易烊千玺个站),是个人最爱的产出推广博,通过关键字搜索可以找到无数经典饭制,饭制视频、饭绘、饭修应有尽有,可通过她找到你喜欢的产出er。产出er也可在评论艾特她来推广自己的作品。请仔细阅读她的置顶哦!

(在这里推荐两位产出:@KumaPARK_喵 @WeBoughtaZoo ,做整理使用了不少她们的图)

@易烊千玺MFanArtCollection

隶属小M的饭制推广博,似乎相较衍生更专注饭绘,画手可以在自己作品的评论里艾特他哦

@回复DY订阅易烊千玺表情包

间歇性休眠的表情包产出推广博,如果它休眠了,创意人士可以私戳问一下她们是不是缺人手了

@拓葡网

大概可能是一个综合性账号,美图、视频、表情包啥都有的地方

❣️
​精神文明建设博

@千玺周刊_Memory-of-Jackson (小号:@Memory-of-Jackgrandson)

每周日 21:00 上新,汇聚一周要闻重点,收集当周趣闻乐事,回顾七日内精品产出,常有业内人物采访和专业人士点评,是千家著名且重要的刊物

@易烊千玺J-EPOCH月刊

今年创刊的年轻月刊,收集汇总当月资讯,并深度挖掘要点事件

@BeBetter--易烊千玺个站 的 #比比特易周报#

叫做周报其实大概是个月报?内容清新,宛若一阵清风~~~~~~点开来感受一下吧

@易烊千玺中文网

网址:www.yiyangqianxi.cn 了解千玺资讯,更新千玺动态,下载千网APP,和千纸鹤在千网论坛玩耍

@为爱迁徙Radio

易烊千玺官方后援电台,粉丝创意栏目开创先驱。公众微信:waqx1128 (直接copy简介了orz)电台其实也是官方账号,因为内容特点放在这一栏了_(:з」∠)_

@千玺之声_音乐站

用音乐为易烊千玺应援的站子(常有粉丝原创歌曲上线

❣️
​补档博

@昨天的易烊千玺的现在的未来

跟“历史上的今天”有关的补档博

@TimeAxis1128

跟“今天”有关的补档博

@今天补档易烊千玺了吗

跟不定时有关的补档博(?)

❣️
数据组

数据超级重要,不然别人咋知道咱家人多,咋知道咱小千的好呢?不能光舔屏却不做贡献嘛(严肃)。每天只需一点时间,做一点数据,日积月累,众志成城,让更多人看到易烊千玺、了解易烊千玺

@烊家军

千家控评博,每日响应烊家军号召,跟着烊家军转评赞,占微博热评热转,展千家实力

麾下有@烊家集中营 易烊千玺美图安利博,一个每张图都会想点“原图”-“保存”的地方。另有文案组和轮搏组,有志之士可以加入他们,为易烊千玺的安利和数据做贡献

@千家无名氏

又称“小无”,专注每一份数据和每一次打榜投票,给易烊千玺最好的成果。每次打榜投票跟着小无走,咱“指哪打哪”。小无经常有招新,要积极报名哦!

@易烊千玺后援会网投组

隶属千后的数据组,长期招新!

💕
​​寻找同省/同城千纸鹤

@易烊千玺地区粉丝团联盟

戳进他的关注列表,寻找你所在的地区粉丝团微博,在地区粉丝团微博置顶里找到微博群链接,然后申请加入吧!(账号需通过审核)


欢迎大家支持海外安利事业Should you experience any problems (such as language barriers, fan site or organization information, ways to learn more about Jackson, etc.), please feel free to find and DM @YouTube易烊千玺频道



cr:感谢为大家整理这么全面账号的@鹤野一

图片cr:@千损匚v匚



好的,既然某些人说all队友tag里辱骂我宝的是极少数,那么本人以后就在all千tag里随意辱骂队友了😄来说教麻烦不要双标哦😊惹我不开心,那不好意思我就是要骂你,我带着队友和他家人一起辱骂哦双标狗们

永远无条件支持小宝做的任何事情

有一个:

在我这里小千就是做什么都非常可爱非常正确的啊,这不是粉丝滤镜的问题,而且我看我爱豆我为什么不能带粉丝滤镜?我摘掉粉丝滤镜小千依然是最可爱最好看最完美的有什么问题吗?没有。


我就喜欢小千不世故不圆滑,知世故却不世故,多少粉丝都这样吹着自己爱豆,可真正能做到不世故的却少之又少,我们小千做到了呀,因为看得通透所以才会变得不甚在意,他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对那些不想要的根本不会去理。


圆滑不是个褒义词,娱乐圈里圆滑过头就是油腻了。小千也不是不圆滑,他只是不愿意也不怎么会去做,他的圆滑也是恰到好处。我瞅着他六一回答那些个问题打太极打得十分机智完美了,这种温和淡然,有条不紊的回答,在缓解尴尬的同时还能趁机卖个萌发个嗲调戏一下别人,比起咋咋呼呼尬到飞起的要好不知道几倍吧?


我们可爱的小千,就算不会玩狼人也非常努力非常认真的去玩,他不会撒谎不适合玩狼人杀,可他磕磕巴巴努力掩饰自己的样子让人觉得好玩觉得可爱,让人想要逗他,所以即使已经猜到他的身份也不会很快就把他投出去,小千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都能如此可爱如此招人喜欢,到底还需要担心他什么还需要要求他什么嘛?不需要。


小千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用最大化的温柔去对待别人,却用最高标的要求严格自己,一度将别人的期望背负在自己身上,却也没有将自己逼近一个死胡同让自己不快活出不来。他的精神世界丰富,对外界物质都十分容易满足,你给他一根斧头他都能给你劈出一片森林并且乐此不彼,多好的性格啊??多温柔的人啊?哪儿不好?哪哪都好!


我对小千,从来都只有期待,没有要求,我支持他所有的决定和想法,不将自己过度的意愿强加在他身上,毕竟他看不到听不见更不会为了谁去改变。


我就喜欢他不care别人喜不喜欢,只管自己乐不乐意的做法和态度,追个星饭个爱豆能不能简单点轻松点,整天diss你是觉得他会看上你这么个不一样的烟火吗?

鬼迷心窍(上)

🙆🙆

早睡:

余淮 x 尹柯


都是虚拟角色了,难免ooc.就扯不上宝宝和其他明星了吧

未成年校园搞暧昧,至少这一章没有🚗


余淮高一寒假从老家随着调职的父母转来B市,本来三月初便可以入学,但是他那位望子成龙的老妈从原本敲定的高中一日游后,便不声不响地折腾了好久,费了些力气又给他换去了B市最好的中学。告诉他去附中念书的时候,已经是中旬了,学校已经开学半个月。余淮被班主任带进班级,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便到教室角落里唯一一个空座位坐下。

上了几节课后,班主任李老师把余淮和第一排的一个男生叫出了教室。

“这是咱们班的团支书,学习上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他,生活上的事也可以问他和栗梓,栗梓是班长,我让她去给你取教材了,一会儿回来给你介绍一下……”。

余淮知道李老师是希望他尽快融入新环境,于是便乖巧的点头。对面站着的男生似乎很认真地在听老师讲话,两只手背在身后,站的笔直,灰色的校服里露出红色的卫衣领子,衬的他的脖颈很白,颈后缀着碎发,下颌线还不分明,鼻尖却又挺又翘,只是他颔着头,看不清他细碎的刘海遮着的眼睛。

余淮伸出一只手,与尹柯友好地握了手,李老师很乐于见到学生友爱的场景,开心地先行离开了。

余淮看着尹柯细白的手,很瘦,纤长漂亮,握起来却意外的软。

尹柯抬头看向他,有些腼腆却并不扭捏。余淮这才看清他的眼睛,双眼皮由窄到宽,眼尾很长,琥珀色显得眼睛格外清透,他比余淮大概要矮上半个头,看向余淮的时候目光向上,显得他的上眼廓格外圆,眼睛又大又亮。

说实话,缺什么羡慕什么,余淮羡慕大眼睛。

“请多关照!”余淮咧嘴乐,看着尹柯的大眼睛笑的很傻。

尹柯似乎也被逗乐了,他薄薄的嘴唇抿出一个弧度,弯出两个小梨涡,显得他格外甜。

“好”,他说。

怎么说话声音也这么好听,余淮心一跳,赶紧说:“那以后麻烦你了。”

余淮拿着尹柯给他的课程表回了座位,同桌是个糙汉子,名字也奇特,叫周末,周末见他回来之后的一直咧着嘴乐,探头去看他在看啥。

“怎么看语文书乐成这样?”,周末用胳膊肘怼他,“好看吗?”

“好看!”余淮啪地一声合上语文书。“特别好看。”






余淮说话算话,接下来的日子还真没少麻烦尹柯,几乎无论大事小事,总要先问一遍尹柯。

不过余淮刚来,除了尹柯谁都不熟,周末也是个半吊子,所以有问题找尹柯似乎也无可厚非。

只是他的问题未免也太多了。

不会的题来问尹柯,老师上课布置了什么作业,下课之后要来问一遍尹柯,明天要交什么费用,余淮也要在老师走后再来问一遍尹柯。

尹柯也是好脾气,无论余淮问什么,他都十分有耐心地解答,似乎看不出来余淮的无理取闹,可是尹柯的同桌栗梓看不下去了,终于在余淮晃晃悠悠地来问尹柯下节什么课的时候,也顾不得新同学的面子,开口了:“余淮,你自己不是有课程表吗?”

余淮像是没听见栗梓说话,只盯着尹柯:“尹柯,下节是什么课啊?”

尹柯合上书,看了脸憋的通红的栗梓一眼,转头看向了居高临下的余淮。

“英语。”尹柯的语气很平静,他仰视着余淮,眼睛又变的圆圆的。

余淮似乎心情很好,突然笑了。

尹柯看着他晃回到教室后面,又打开英语书预习。

“尹柯,你别让着他了,他就是欺负你脾气好!”栗梓气的把笔摔在卷子上。

“不会的。”尹柯冲她笑了笑,笑的很温柔,“他可能还没适应,我会跟他谈谈。”

尹柯不会真的找余淮谈,他只是在放学取自行车时偶遇了余淮,并委婉地表示他今天不给栗梓面子的行为不太好,当然栗梓也有她的不对,可是他觉得男生应该让着女生。

可是余淮才不管栗梓怎么想,只是在得知两人家在同一个方向时十分惊喜地邀请尹柯以后一同回家。
“我当你是朋友,尹柯。”余淮和尹柯并排骑着自行车,“我刚来,还没什么认识的人,我只认识你。”

尹柯没说话,但是看得出来,他在认真听。

余淮心情突然特别好,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会嫌我烦吧?”

尹柯在红绿灯面前停下来,下一个路口他们就得分开,余淮直走,而他要右转。

他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余淮,说的很慢,但是很认真地回答他:“你没有麻烦到我,老师说让我帮你,你还不适应,我很开心能帮到你。”

余淮突然特别想摸摸那颗认真的小脑袋,捏了捏车把,最后只咧嘴笑了笑。

他们从那天后一直一起回家,只是有时余淮要值日,尹柯便面有难色地跟他道歉,说自己要先行离开,但是到了尹柯值日的时候,余淮则会帮他一起,等到最后两人一起走。

这么一来二去的,尹柯觉得特别过意不去。

“不行!”

余淮在吃午饭时听尹柯说以后不一起回家了时显得很气愤。

尹柯似乎有些急,眼尾都急的有些红,“不是不是!”他放下筷子挥了挥手,及时纠正,“只是我们两人值日的时候不一起回家了!”

“很耽误你的时间。”尹柯很认真的说。

可是余淮不开心了,他没说话猛吃了两口独自起身离开了。

尹柯特别想不通,余淮怎么会对一起回家的事那么执着,甚至现在因为这个而不理他了。他的个性很好,余淮来之前,他虽然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但是每个人都和他相处的很好。可是尹柯不喜欢欠别人的,无论是金钱还是人情,他宁可别人欠自己,也不愿意自己欠别人。余淮的热情其实已经有些逾越了尹柯的界限。

尹柯看着卷子上的数学题,解出了一个答案。

他解的出数学题,可他理解不了余淮莫名其妙的心情。

要一个还未成年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的高一宝宝理解这么错综复杂的情绪实在是难为尹柯了,可是尹柯自我愈合能力极强,他很快就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之中了。他只当余淮最近心情不好。

妈妈给他布置的任务太满,他实在没有时间想太多。

可是余淮憋不住了,他那天确实是一时冲动,因为尹柯的态度实在是让他明白过来,尹柯对他的特别优待只是因为他是个新来的转学生,而这种特别优待也或许只是余淮的错觉。

他怎么忘了呢,尹柯就是一把温柔刀,他对谁都好,可是你认真追究了,想要他走心,那最后伤的只能是自己。

余淮也还是小孩子,他现在能为自己的异常给出的唯一解释就是:他当尹柯是最好的哥们儿,可是尹柯竟然跟他见外!是了,就是这样,余淮丧气地趴在床上。发小约他打篮球他也给拒了,他现在谁也不想见,他就想跟尹柯好!

左思右想半宿没睡着,余淮顶着俩熊猫眼去了学校,周末见他直乐:“昨晚干嘛了?”

余淮不说话,他还没想好怎么跟尹柯和解,这个难题可难为死这个16岁少年了。

英语课上,英语老师布置任务,分小组准备演讲,栗梓和尹柯的成绩都很好,老师让他们分开,这样尹柯的小组便少了一人,尹柯想了想,又填下了一个名字。

下了课,尹柯走过来拍了拍余淮,余淮睡眼朦胧地看向他,还觉得有些不真实,可在听到尹柯说“英语你跟我一个小组吧,我已经把你的名字填上了”之后,便瞬间清醒了。

周末斜了余淮一眼,看着尹柯的背影,有些酸溜溜地说“跟学霸玩儿的好果然有优待啊!”

余淮不理他,乐的嘴都快咧到耳根了。

余淮和尹柯和好了,俩人又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大家见怪不怪了。

余淮干什么都要找尹柯一起,栗梓对余淮没啥好印象,时常在背后和尹柯讲余淮坏话。余淮问完尹柯一道题刚离开,栗梓就嘀咕起来:“他这么好学,看他期中能考几分吧。”

余淮还真没让栗梓失望。

期中成绩出来的时候,尹柯稳稳留在年纪一位,近乎满分的成绩。栗梓也考的还不错,稳中有升。令人惊呀的是余淮的成绩,文科几乎都还没过平均分,总分居然上了年纪第五。虽然余淮平时除了尹柯谁也不答应,但是他的成绩还是让他在附中火了一把。

可是余淮似乎也没多为自己的成绩感到开心,还是一如往常地来问尹柯问题,可是却在尹柯状似不经意般的一句“考的不错”之后笑的眼睛都弯了。

日子一如往常,高一就在暑假来临之际过去了。

余淮其实有一帮狐朋狗友从小一起长大,只是他转来附中之后除了尹柯都没什么心思交别的朋友,学校一放假,家里的电话就被打爆了,老家那边的朋友都问他什么时候回去,他想了想,说不一定。
是真的不一定,余爸爸和余妈妈因为工作暑假要留在B市,所以余淮的去留他们并不在意,只让余淮自己拿主意。

余淮想了想,给尹柯打了通电话,是尹柯妈妈接的,说尹柯在学习,中午吃完午饭的时候可以给他回一通电话,余淮听的直皱眉,但还是很有礼貌地同意了。果然中午的时候电话打来了,余淮一接起来,就听到那头尹柯压着兴奋的声音“余淮,我妈妈说你打电话找我有事!怎么了?”

“你明天有没有空,我后天就回老家了,出来见一面啊?”

尹柯有些迟疑了,余淮听到他微弱的声音,似乎在询问,他应该是把电话捂住了,余淮听的不是太真切,但是那一声“不可以”很清晰地传来,余淮眉头一皱。

“抱歉啊,余淮,我明天还有事,不能出去了……”

尹柯的声音越来越弱,似乎有些底气不足,他直觉余淮应该是要生气了。

可是余淮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很平静,他说:“好吧,那咱们开学见。”

尹柯放下电话,他有些不开心,可是他不能违背妈妈的意愿。

“你明天还有很多学习任务,哪里有时间陪别人玩。快上去做卷子吧,到了下午的学习时间了。”妈妈严肃的说。

尹柯过去都会觉得妈妈说的很对,可是这次他有些不情愿了,心里生出了一丝纠结,但他还是乖乖地上了楼,只是在妈妈下午出门后偷偷地又打了通电话。

余淮来到这栋高档的别墅小区门口时,远远便看见蹲在地上的尹柯,他正在逗一只灰色的小猫,宽大的短裤堪堪包住他的大腿根,露出纤细的长腿,他一只手拢在胸前,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小猫,

余淮看了一会儿才喊了他一声,尹柯抬头见他笑的特别开心,跑过来给他开门,两个人就在小区里压马路,尹柯话不多,可是余淮话很多,所以两个人就一直走着也不觉得无聊。

尹柯似乎是真的很开心,他有些激动地跟余淮说:“你是第一个给我打电话的朋友!”

余淮一愣,继而觉得特别心疼。尹柯人缘特别好,附中谁都可能被人讨厌,可是尹柯绝对不会,成绩好,又平易近人,长得好看性格又好,没有人不喜欢尹柯,可是没有人最喜欢尹柯,连特别喜欢他的班小松也说过,尹柯不与人交心。

尹柯似乎与每个人都保持着友好而又疏离的距离,但是余淮知道不是这样的,尹柯只是不会进,他需要有人强制走进他的世界里,他不是不喜欢和人亲近,只是他不习惯主动。

余淮非常强势地突破了他的防线,这让尹柯既无奈又欣喜。

这个也认知让余淮既心疼又庆幸。

“你看这个滑梯!”尹柯指着一个滑梯兴奋的叫道“我小时候天天在这儿玩儿,有一次我不小心在上面睡着了,我爸爸绕了好几圈才找到我,我妈妈都急坏了……”

余淮看他本来兴高采烈地说着,突然就不甚开心了,问他“怎么了?”

“我妈妈不让我明天跟你玩,是因为她给我布置了学习任务,其实她都是为了我好,我现在也是偷偷跑出来的……”两人又走到了小区门口,尹柯好想突然醒悟一般,拔腿就跑,边跑边说:“我得回去做数学卷子了!暑假愉快!开学见。”

余淮看着他跑走的身影皱起了眉。

余淮隔日便回了S市,老家的狐朋狗友等到机场接他,一众人等直接就去了饭店,吃完又去了KTV,初中那帮玩儿的好的基本都来了,余淮初中时也算一混世小魔王,只是成绩好,与他们这些真妖孽还是有些区别,他们也爱护着余淮。

初中和余淮交往过一段时间的路漫漫端着酒杯来到余淮身边“B市的吃的应该不错,看着胖了些。”

余淮坏心眼地回了句“你也是。”

路漫漫白了他一眼,旁边的章巍山不识趣儿的凑上来:“余淮,你这是又摘了哪朵B市的小花儿,瞧你回来时那满面春风的样儿吧。”

余淮扒开趴在他身上的章巍山,喝了口水“没有,我现在专心搞学习。”

“怕是姑娘叫学习吧!”旁边一阵哄笑,余淮也不生气。

不一会儿章巍山跑出去说接人,过了一会儿,领了个女孩进来,姑娘打扮很朴素,看得出来不是出来玩儿的,从她来了之后,章巍山就好像有些拘谨,平日里爱讲的荤段子也不说了,只一个劲儿的问女孩想喝点什么。

路漫漫一脸八卦地跟余淮说“巍山这次好像是真走心了,宝贝着呢,说真的咱们一起长大,这么些年,头一回见他这样。”

余淮看过去,章巍山正在姑娘扒香蕉,嘴里不知说了什么,逗的那姑娘笑起来,眼睛弯成两到小月牙,卧蚕鼓鼓的,嘴边竟然现出两个小梨涡。

余淮看的发愣,路漫漫用胳膊肘怼了他一下“哎哎,越界了啊,你刚才那眼神让章巍山看见不气死才怪。”

“我什么眼神?”余淮疑惑。

路漫漫嗤笑:“你那眼神啊,像是要把人家姑娘吃了。”

散伙的时候,路漫漫问余淮要不要改天一起看电影,余淮明白她的意思,很干脆地拒绝了。路漫漫一直是个很大方豁达的姑娘,只笑了一下,说改天再约。

余淮到家后,尹柯给他打来了一通电话。尹柯说之前给他打过一次,没有人接,就想问问他有没有安全到达。

余淮握着电话慢慢坐在沙发上,听着尹柯在那边说他还在做卷子,遇到了什么样的题,说的很认真,余淮也听的很认真。

尹柯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最好的朋友,那自己呢,余淮头疼起来。

余淮晚上做了个梦,梦里尹柯穿着宽松的短裤蹲在他面前,露出两条细长的大白腿,正在逗那只小猫,突然他抬头冲余淮笑起来,笑容甜的让余淮快要溺毙,嘴角的小梨涡像是两个漩涡要把余淮拽进去,那只本来在逗猫的手突然滑过余淮的身体,纤细的手指划过他的背脊,抵在他的腰上,“别闹了”余淮说,可是那只手却不听话越来越向下,突然手的主人凑上来,仰着头看向他,上眼睑弧度圆圆的,琥珀色里反射着余淮的影子,余淮逃避般地闭上了双眼,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余淮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才提溜着内裤去了洗手间。






开学时已经九月份了,余淮踩着尾巴,开学前一天才回到B市。

在班级里看到尹柯时,余淮似乎有些难堪般地尴尬,但还是认真地打了招呼。

尹柯还是那副样子,余淮却似乎不复往日般的热情,连栗梓都察觉出有些不对劲。

“余淮怎么回事,怎么不来烦你了,他转性了?”

尹柯其实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可能去问一下就会得到答案,可是他不会去问,他宁可憋着,惹得自己也不痛快,也不会主动踏出这一步。

余淮一周都没来找过尹柯了,他似乎变了一人个似的,开始跟别的班的熟络起来,经常会有其他班的男生女生来找余淮。

附中的学生大都带有一种高冷不近人的气质,大家普遍都是从附中初中部直升上来的,这所B市最好的学校可不是什么鱼龙混杂的地方,能进来的不是自身素质过人,便是背景不一般的,哪怕是余淮费了好大力气才最后确定办转学手续时,也是一次又一次地被调出档案与成绩单过审。这种近乎钻牛角尖般地挑选生源,结果就是学生的素质确实不是其他学校可以比拟的。

但是像余淮这种个子高挑相貌出挑,成绩好性格又好的男孩子,无论到哪里都很难被忽视。不到一周,余淮就已经和大部分人打成一片了。他之前不与人交往,也只是因为他一门心思在尹柯身上,现在他愿意结识新友,递向他的橄榄枝只会比他递出去的多。

余淮似乎恢复了他本来的样子,尹柯心想,这才是真正的余淮吧。余淮从他身边过去,他没有抬头,只埋头做着数学卷子,只是眼尾有些红得不正常。

这种突如其来的形同陌路维持了一个月多月后,终于被打破了。

上周日,周末约余淮去打篮球,打完篮球晚上又和校篮球队的一起吃了顿饭,结交了一帮新朋友。余淮家里虽然对他要求高,但是毕竟是男孩子,所以平日里管的并不严,见他回去的晚也没多说什么。想起来周一还有语文小测,所以余淮睡前又看了会儿书,前一日睡的晚,第二天又起的早,想着到教室补个回笼觉,于是次日余淮一大早起床上学,一到教室便趴下了。

“交一下团费。”尹柯淡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余淮本来趴在桌子上小憩,被尹柯叫醒,迷迷糊糊地抬头。

快入冬了,清晨还有些凉意,余淮来的早,便开着窗透气。此刻尹柯站在他旁边讲话的时候,嘴里吐出一口白雾,余淮还有些混沌的脑子不清不楚地想,这人口腔温度一定很高吧,想着想着就脱口而出了。

尹柯愣住,继而蹙眉看着余淮。

余淮反应过来,赶紧从裤子兜里摸出了一张五元纸币递给尹柯,便见尹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我昨天说过了,我不会找零的,让你们准备好零钱给我。”

余淮握着钱的手还递在半空,但是尹柯没有去接。他说话声音不大而且很慢,字正腔圆,他的嗓音很清透,每个音都带着一种缱绻的感觉,哪怕是此刻有些不耐,也显得很温柔。早上阳光还好,有些攀着窗沿洒在尹柯脸上,甚至能看见脸颊上细小的绒毛,他可能说话时情绪有些急,纤长的睫毛还颤了几颤。

余淮觉得自己可能是还没睡醒,心里痒痒的,他咧嘴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啊,我可能没听到,不然,我现在去小卖部买点东西把钱破开再给你?”

其他同学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班级里开始活跃起来,尹柯没说话,只接过他的五元钱,又打开一个信封,往手心倒了些钢镚儿,用食指点了点,把多余的又重装回去。他把托着零钱的手探到余淮面前,“下次听好了,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

尹柯的手不大,五指纤细修长,余淮盯着他小巧浑圆的指肚,鬼使神差地接过了那一堆一角钱,认真地点了点头。

尹柯像是欣慰般地笑了一下,嘴角两个小梨涡若隐若现的。

下午放学的时候,余淮把文具盒里那一小撮钢镚儿一股脑倒在了书包里,回家后有一股脑儿全倒在了床头的抽屉里。

他心头一阵烦躁,翻来覆去几下,又一把拉来抽屉,盯着里面看了一会儿,又一粒粒捡了出来,摊手把里面散落的钱按个儿数了一遍,一个一个正面朝上地垒好,又拿了张纸小心地包起来,放在了桌角的一个铁盒里。

余淮一夜无眠。






“怎么了?”尹柯看着现在自己桌前一动不动半天的余淮,问道。

有时候余淮的聪明脑子赶不上他的嘴快,比如此刻。
“你昨天多给我找了一角钱!”

果然,尹柯一脸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
“所以呢?”

傻逼就傻逼吧。余淮咬牙,三步并作两步到尹柯面前,把一张红色钞票拍在了他桌子上“我不想欠人钱,没零钱,你找给我吧。”

尹柯现在的眼神已经不能用看傻逼来形容了,他用一种充满了震惊与关爱的目光沐浴着余淮。

目睹了全过程的栗梓几乎要从座位上跳起来了,这个智障!她觉得余淮根本就是在欺负尹柯!

更让栗梓没想到的是尹柯在震惊过后似乎很快便自我消化了,他说“好。”然后把一百元装进书包,继续低头做卷子,过会儿又补了一句“明天找给你。”

第二天,周末一脸憋不住笑地看着尹柯抱着一个罐子站到余淮面前。尹柯放下罐子,认真地对余淮讲:“我数过了,你不信的话可以自己查一下”

尹柯可不傻,即使他聪明的小脑瓜全用在了学习上,也能感觉出余淮的别有用心。

可是他理解的别有用心,无非是余淮讨厌他,想挑衅他看他笑话。

这种情况,他一向很会处理,他的性子软,可是不是没有脾气,他不会大吼大叫,不会打架斗殴,但是他可以噎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可是说一点都不难过是假的,暑假回来的余淮就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尹柯实在不敢上前一步探问,他怕自己受伤害,他就像一个蚕蛹宝宝,把自己包裹着,这一招很好用,他从小用到大,但是,余淮偏偏要把他剥开,剥开后又让他自生自灭,这未免也太残忍了。尹柯最近每天晚上做完了习题都要在桌子上趴一会儿,有时候想不通了,就边哭边骂自己,男孩子的眼泪是有限的,哭唧唧的可太娘炮了,尹柯想着,哭湿了一张纸。

昨晚,他坐在床边一粒粒数好了钱全放在罐子里,也没想通余淮想做什么。他从小就是父母老师眼里的乖孩子,不让做的事他从来不越界,跟同学也都相处的很好,磨圆的性子让别人根本没法与他交恶。他兀自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惹了余淮,让他骤然翻脸。

可这不妨碍他回击。

余淮看着那一罐零钱,就明白尹柯生气了,他哑口无言,他发现自己竟然有点儿开心。

这是不是说明尹柯也很在意,他也不是个木头人,他也有情绪,只是他的情绪起伏较其他人要弱一些,能做出这样的回击,余淮知道尹柯已经快到极点了。

于是,余淮在放学后把尹柯堵在了一个隐蔽的墙角。

“你干嘛?”尹柯还在生气。

余淮借着身高优势压制他“我不想做你朋友了。”

尹柯愣住,继而眼尾不受控制地变红,余淮看他眼睛开始变潮湿,越发透亮,只盯着他,目光里有一丝愤怒,还有余淮看不懂的悲哀。

“随你”尹柯垂下眼,收敛了情绪。

“不想问我为什么吗?”余淮不依不饶。

“没兴趣。”尹柯是真的想跑了。

可是余淮的下一句话就让尹柯整个伪装都崩掉了。

余淮说“其他的我都没兴趣,我只想当你男朋友。”

“男朋友”三个字他说的很轻,但尹柯听的很清楚。

尹柯惊呆了,事情的发展方向似乎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他这种小孩,习惯了遇到解答不了的问题就跳过,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就逃避。

他突然就想逃跑,可是他刚起势,就被余淮按回了墙上,两个人撕扯了一会儿,都累的气喘吁吁。

“你跑什么!”余淮压低声音问他。“我不过跟你告个白,又不是要吃了你!”

尹柯紧张地听话都听不全,还要吃了我?他觉得事情还是要解决,干脆断了余淮的念想。

“我,我我,我……我是直的!”尹柯一张小脸憋得通红,急得直结巴。

余淮乐了,笑的邪气,盯着尹柯看了半天,看的尹柯心里发慌。

他拿手轻轻拍了下尹柯的裆部,俯下身贴着他的耳边,吹了口气,说得很慢,“那你直起来给我证明下呗。”

这一口气就把尹柯给吹软了,痒得直缩脖子,等反应过来,耳根刷一下子就红了一片。

他哪里听过这么流氓的话,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好眼神乱晃装作听不懂。

余淮被他的这幅小白兔样子给逗乐了,咧着嘴看他。

余淮怎么变成这副样子?这场景太尴尬了!可惜尹柯被圈在角落里没法落荒而逃,只好硬着头皮抬头看向余淮

“余淮,你别玩儿了。”尹柯好看的眉毛皱成一团,“你这样,不太好。”

“这样不好?”余淮歪着脑袋,好像在认真思考。

尹柯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以为他真的听进去了在反思,便很僵硬地扯了下嘴角,十分牵强地微笑了一下。

看着他嘴角挤出的小窝,余淮笑的更开心了,猝不及防地低下头就在小梨涡上亲了一下。

“那这样呢?”余淮厚脸皮地问他,“这样好不好?”

尹柯笑还僵在脸上,嘴角那一下轻柔的触感并不是很真实,但他实在有点难堪,现在的情况让他觉得束手无措。

他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对待任何人都要温和有礼貌,凡事退让三分。但是这一点对面前的这个人来讲似乎并没什么用,他退三步,余淮便上前三步,他再退,余淮再进,直到把他逼到死角,还要问他“好不好”!

余淮看到尹柯低着眼不说话,睫毛垂在下眼睑上,遮出一片阴影,垂头丧气的,眼尾还有些晕红。

余淮以为,尹柯不会哭,哪怕是再伤心的事。

余淮刚认识他时便觉得这个男孩子心里的男性特征太强了,强的几乎有些极端,于是他的一些不经意的小举动和小爱好小习惯便透露着一丝俏皮可爱,似乎在缓冲着他的固执坚强。

尹柯就是一个矛盾体,各个方面的两向极端在他体内冲突着。

刚开始余淮像观察着一个调查对象,他只觉得尹柯好看,后来他觉得尹柯有趣,再往后他的心思就连他自己都摸不透了。

可是他觉得尹柯很坚强。

尹柯跟他说他爬遍了学校后面的所有树,有一次实在太高了,他下不来又没办法,他只犹豫了一下便从上面跳了下去,结果躺在地上动不了,过了好久,他才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没事。

余淮知道,这个看似如水的男孩子,内心里装了一个探险家,所以他以为尹柯不会哭。

可是尹柯会哭,只是过去余淮没欺负过他,其实尹柯最不禁逗,从小被呵护着崇拜着宠爱着羡慕着,最严厉的无非是妈妈的管教,这种玻璃罩子里长大的小王子其实最喜欢掉金豆豆,一个委屈都可能让他落泪,可是这不代表他不坚强,尹柯坚强的可怕。

“我不是玩儿。”

余淮抬手在他头顶抚了两下。

“你跟我处对象,咱俩一起吃饭,一起上下学,还和过去一样,好不好?”

余淮总是在问他“好不好”,明明是商量的语气,却从不许他说“不好”,尹柯实在疲于同余淮周旋,脱力地倚在墙上。

怎么突然就变了呢,如果余淮不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他们还想过去一样,该多好。

可是没有如果,余淮突如其来的改变,自己没有把持住的反击,还有现在这让人不知所措的场面,尹柯不知道怎么处理,他只想逃避。

男生之间怎么可以?

可是这一番折腾过后,尹柯实在是泄了力,他无奈地靠着墙壁。

“余淮,你别后悔。”